晋商期货

股票配资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昌邑信息网 2020-04-17 450 10

古言甜宠文推荐:他定有过人之处,她才会甘愿回头~





















男主设定很新颖,是真太监,一开始喜欢女主但是因为身份的原因超卑微、爱的很隐忍,喜欢忠犬卑微的姐妹不要错过!后来女主阴差阳错成为了嫔妃,因为误会开始相爱相杀,互相利用对方最后一个宠冠六宫一个权势滔天。
刚出储秀宫,唐棠又站不稳,歪在李沐身上。晌午宫道上人并不多,和醉酒的人又说不清理。李沐便由着她去了。
“你怎么来了,是又想我了吗?”唐棠费劲地抬起头,直勾勾地看着李沐,他只给她一个侧脸,冷冰冰的,让唐棠看着就来气。
或许是酒壮怂人胆,她突然伸出手掰过李沐的脸,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,“你不说想我,我就不走了。”
唐棠虽说是威胁,但声音软软的,像入宫前对娘撒娇要糖吃一样,要李沐给自己一个答复。
李沐没想到她竟然这般大胆,被她吓了一跳,看见唐棠气鼓鼓地站在原地,真是不打算再走了,实在拿她没有办法。“是。”他无奈地敷衍着,可唐棠并没有撒手的打算。
他说完这句话,觉得很心虚,又有些恼火,拿开唐棠的手,又转过头直视着前方,或许是怕她看见自己眼中的情动。
不过短短四个字,却像在唐棠心上炸开一朵烟花,她也不再纠缠,靠着他得意地笑,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想我。”笑的痴痴傻傻的,笑的让李沐心中惴惴不安。
没多久笑声就消失了,又换上委屈的语气,“皇上生辰要到了,我送什么呢?我什么也不会。”李沐并未看她,由着她自言自语。
唐棠习惯了李沐的无言,又接着说,“皇上九五之尊,人人都要记得他的生辰,可谁又记得我的生辰,李沐,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,你告诉我就有人记着你了。”
李沐进宫之后就再没过过生辰,如今听到唐棠这样问他,好像想起了什么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“没事,你不愿说就罢了,我告诉你我的生辰,是四月初十,那时候海棠花开得可好了。”唐棠笑着,看向李沐,虽然只是个冷冰冰的侧脸,可是她还是觉得真好看。
一路上唐棠都在自言自语,好不容易到了清棠轩,侍月和采颦又正巧不在宫内,李沐只好把她送进内殿。
古言破镜重圆,男女主成过婚,婚后男主打仗去了,不到半年,男主因为一些事情给了女主一封和离书,但是女主不知道啊,把女主气惨了,然后两个家族结下了梁子,后面重逢后,揭开了一系列事情,两人也和好了。在还没和好那段时间,男女主的互动互撩超级有爱的!
床榻对面一张小案,上置木架,托刀用的,此时空着;屏风一共四折,上绘洛阳四景;窗边一张软榻,铺着厚厚的貂皮,这就是全貌。
何氏笑道:“我听说二位在驿馆暂居了几日,只怕是听到了什么,被山使在外的‘名声’给吓着了。”
神容听她说的没头没尾,仍未厘清这其中关联,倒是被她的话岔开了思绪:“哦?他有哪些名声?”
何氏本不想多说,但眼前这人可是长安贵胄,开国功劳都有她长孙家的,自然有心与她热络,往后说不定对她夫君仕途都有利。
遂请她就坐,小声道:“我们私下说说倒也无妨,只当给女郎初来乍到长个心眼。山使可不是一般人,在这幽州素来是无人敢招惹的,从他军所到坊间百姓,便是黑场上那些也都对他服服帖帖,手腕自是厉害了得。”
何氏点头,又笑:“虽我夫君为这幽州首官,也要敬他三分,只因幽州内安外防都缺他不可。不过这里鱼龙混杂,他若不是个厉害的,又如何镇得住呢?”
在山家时,她便看出那男人不是其他世家公子那样的君子,但也是到了这里才发现,他还远不止如此。
她当初是跟着神容陪嫁去洛阳山家的,待了半年,自然记得她住的那间山大郎君的房间是何模样。
本质小甜文,开头十章女主惨,后面就开始逆袭虐渣!剧情是循规蹈矩身份贵重的大家闺秀遭人暗害,被人贩子掳去在船上遭了半年折磨,后被卖出逃遇到男主,互相生情。在小山村地图过了挺久的,相处日常比较平淡一点。
这种感觉恍然间让她想起了她第一回见霍昭的时候,虽然她只是远远的看着,虽然也没看见正脸,但是那时候满腔的欢喜和满足还有种不可言说悸动让她记了很久。
沈柔嘉收敛了笑意,微微的咬了咬下嘴唇,上面可能还残余的有方才留下红糖水,沈柔嘉心想,于大哥太厉害了,煮的红糖水可真甜呀。
沈柔嘉侧躺在床上,睁着一双秋水般的眸子,红润的双唇动了动,嘟囔道:“我才没有笑呢。”
小姑娘现在眼看着比刚刚状态要好些了,霍昭端着碗又进了厨房,他还在煮着白粥呢,这回估计也火也烧的差不多了,他得去添点了。
两个人一起吃过晚饭,沈柔嘉虽然身体不太舒服,但是和于大哥待在一起她就觉得美滋滋的,况且于大哥做的饭很好吃,就算只是白粥,沈柔嘉都觉得比一般的白粥要香浓些。
她现在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好多了,不知道是自己疼着疼着不疼了,还是真的是于大哥的红糖水起了作用。
沈柔嘉今天把屋子里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,不知道于大哥发现没有,她第一次做这些活,心里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,但还是暗戳戳的在想,不知道于大哥发现没有,如果发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夸她,如果夸她了,她应该怎么回答呢……
霍昭觉得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小姑娘好像有一点傻不唧唧的,眼神莫名的看了眼沈柔嘉,那眼神里分明写着‘你傻不傻’,然后道:“你脚上的伤。”
沈柔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踝,瞬间明白了过来,惊叹了一声,然后道:“于大哥你真体贴。”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昌邑信息网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昌邑信息网 X1.0

微信扫描